怎么和他人相处?

发布于 2014-03-14

【人和人相处就像跳探戈】      在生活里我们会发现这么一件事情,有时我们的朋友或爱人莫名其妙的就不理睬我们了,或者在我们说了某句话后,总是泼冷水。我们纠结,难受,却并不想放弃这段感情。   每个人心底都有些珍惜的人,就像冬天暖盆里的炭火,若丢失了他们,我们就像被扔进冰水里的猫,四肢受困,窒息孤独。    这些找不到的理由,更是如鲠在喉。剥开记忆的茧,我们待他们,自是真心相待的。他们穷困,我们偷偷的买来东西送给他们,我们买了新衣服,也愿第一个让他们品鉴,我们作出什么成绩,都愿意第一个告诉他们,就算分隔两地,也在心的最底层,给他们留了珍贵木匣。   可是,为什么他们会离开我们?    我在宁波时,曾和我的主编深夜倾谈。我问他,为什么我对他蛮好的男孩,会和他分手呢?主编问我,你确定,这是他们想要的方式吗?这话给我敲了一记警钟。    感情这事,每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和底线,我们在对他人倾囊付出前,不要踏过他人底线,冒犯别人尊严,有时你认为的好,别人并不喜欢。   在家庭关系里,我们会发现,我们的父辈,会做出一些冒犯我们的举动。比如冬天了,我们已穿好衣服,却被拦住,说要换另一种暖和些或者普通些的衣服,我们脱掉精心装扮的服饰,自是有怨气的。父母爱我们吗?他们爱,却并不知少年的孩子,也有自己的审美观和独立裁决事情的能力。不论我们须发长留,还是有了伟绩,在父母心里,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他们用老辈的经验,干涉我们的婚姻、工作、穿着、友情。他们自是不想让我们多吃亏,可这种方式,我们并不想要。        而子女呢?当父母指出我们的服饰太怪异,或朋友不够礼貌、爱人与我们不合适,跳槽的频率太多,我们就跳脚愤怒,或者有些倔强的更和父母对着干,几月都不打一次电话,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我们不过是想向父母证明,我有自己挑选朋友、爱人、工作的立场。我们的目的有错吗?没错。但是我们的方式有误吗?当我们紧紧关上卧室的门,对爸妈的话一概装聋作哑,这无疑是用冷暴力戳伤他们爱我们的心意。   有时候,我收到一些信件,这些信件铺陈着自己的难过,和朋友、爱人、家长的种种缺点。我在看完后脑子很疑惑,就算他们真的有做错,难道我们就是圣人?我们就真的一点错都没有吗?前几天有个姑娘问我,他男朋友脾气不好,假如有人啐痰了,他觉得恶心,也会啐一口痰骂别人,若保安不让进某处,就揪着别人衣领想打保安,她每次都阻拦不住,经常和男朋友吵架,但都是为了别人吵架。问我,我该怎么办,他是不是一个攻击人格障碍患者?    我回复她:估计你男友是逆反心理很重的人,倒不是说他是攻击性人格障碍症,就是一种晚熟的叛逆行为,可能和他家庭成长,工作环境有关。我问你,你是不是每次指出他的问题时,措辞也很严厉,大多是说他这些地方做的不好,不对?我建议你换一种说话方式,变驳斥训斥为鼓励指引。也就是说,你温柔的告诉他,哪种方式是你喜欢的,而不是粗暴地告诉他,他做的哪些地方是你不喜欢的。平常多鼓励他,多指出他的优点。   她想了下,自己有时说话也是过分的,我们在和人相处久了后,就忘记对方也是有底线,需要被尊重的。就算是气恼,有些话也说不得。人和人的交往就像跳探戈,你进我退,方能跳完舞蹈,你也进我也进,我们就会把对方逼的动惮不得,你退我也退,这关系就彻底淡漠了。人和人的相处要有学问,总结起来也不过两行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将心比心。 【为什么中国的人际关系最难相处】     我的座右铭就是这四个字:将心比心,这也是我写东西的准则。我不喜欢说人坏话,也不爱揭人短,我冷静的旁观他人和自己的言行。人无完人,社会就因人和人的差异性而丰富多彩,提到这说则小故事。    之前看柴静访谈剑桥大学乐思哲?博里塞维奇爵士,当时剑桥校园学生正在抗议当局提高大学学费。   柴静问:您会感到紧张或者难堪吗?    校长:不,完全不会。因为这是学术界,在这里我们期待辩论,并鼓励大学里的思想自由。    柴:但更多的校长可能希望得到尊敬和服从,你不是吗?   校长:那他们就不会来剑桥。   柴:剑桥的学生考试几乎没有选择题,大部分是开放式的提问。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方式?   校长:如果你只考封闭式的问题,只需回答是或否,那么只会让考试变成死记硬背的记忆测试。我们想做的,远不只是记忆测试,我们更希望知道学生怎么想,怎么建构自己的想法。   柴;你们希望剑桥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   校长:一个理想的学生应该拥有极高的学术天分,和刻苦学习的潜能。同时,他必须独立,并且在学术上有自由思考的能力。他要有志向,去不遗余力地鞭策自己,同时,具有改变世界的壮志雄心。我们更倾向于个人的判断而不是论文的数量。因为论文的数量会因学科而异。例如我们的学科,免疫学,我们发表了很多论文,而哲学家可能一生只写一本书,但这一本书所创造的价值,也许比五百篇免疫学论文还大得多。    柴:但我们想那些需要论文数目的管理人员可能他们希望会说,我们说了算。   校长:我们不玩数字游戏,我们认为这是对大学本质的滥用。因为最终,为学子授课的不是管理人员,而是教授和讲师们,是他们让年轻人被睿智的思想所感召。剑桥的独立思考精神能让年轻人创造出足以改变世界游戏规则的伟大成就,不管是什么专业。我们坚信,这就是为什么剑桥的学生和老师会在世界上脱颖而出的原因,而且最终会将这种品质与卓越在未来传递下去。   这个采访我印象很深刻,国人因文化和教育原因,如果你喜欢看历史书籍和宫廷秘闻,会发现国人酷爱划分阶级,喜欢把人的身份,乃至观点喜好划分为三六九等,比如鸿儒对白丁、草民对权贵,提笼架鸟就比斗蛐玩泥要高尚。对他人有一种下意识判断,喜欢树立权威,叫他人服从。他们在树立权威时,常常用两种手段:威胁性失去或指责式站队。前者的方法是你如果不怎样做,你就会失去心爱的某物,用危机感来逼他人服从自己的观点,后者是用指责和羞辱他人自尊心来命令他人跟从,这种思维深深的传染到了我们的爱情、友情、工作里……我们在爱情里,若对方做了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就用失去感,比如提出分手、离家出走、自杀、冷言冷语等来逼他人妥协;在友情里,用远离,讥讽他人的饮食习惯、服饰穿着、爱情对象、工作学业等逼他人认可自己;在家庭里,喜欢划分??谁听谁的。在工作里,我们对上级一边架起神坛,一边暗自拆台,对下级表面信任,实际怀疑不放权。中国人喜欢打腹语,爱插手他人隐私,说话做事靠猜而非直截了当,这都是我们必须要揪出的弱民性格。 【人人心里要装一把尺】          因为情绪不好或太在乎一段感情,我们评价或转述他人和自己的冲突时,往往是倾向自己的,放大他人的错误,却忽视自己的错误。    大家应该都有这种感觉,身边的朋友恋爱,前几天还如胶似漆,后几天女孩或男孩就喝酒捶桌,把他批的体无完肤,从睡觉的姿势到上厕所时间过长,到小气吝啬到化妆时间过长……为什么我们的爱人忽然就变了一张脸?朋友也是,之前勾肩搭背,后面就变成他是小人,她在利用我和排挤我。工作更是有趣了,前几天还激情表态,后几天就说这份工作不合适自己,老板法西斯同事奸诈。    我相信,可能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人,是善于伪装的,但大多,都是在放大他人的错误,掩盖自己的错误,不是他人有变,而是我们的态度或接受能力有变。她忽然疏远你,是不是你用了些尴尬的举动,戳痛她的自尊心?他说话不动听你是否也反唇相讥?他脾气暴躁你是不是也跟着摔碗摔盆?你工作被炒是不是也是因自己倦怠?你在和他人转述或评价时,有没有丢掉公允心?    公正的看待他人和自己,不要厚此薄彼,是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会的,人人心里要装一把尺,不论是对人对己,都要划的分毫不差。待把彼此都磨成刚好的刻度,我们才会不那么容易丢掉一个珍惜的人。 ? 坚持将正能量传递下去,点击右上角,分享!


理解比爱更重要

发布于 2014-03-14

“理解比爱更重要”,初中时候的我恨恨地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一句话。 我讨厌父母师长打着关心我爱我为我好的旗号,强迫我去做不喜欢的事情,容不得半点质疑和解释,甚至都不肯听一听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我每一次满怀期冀的沟通,每一次渴望能够得到理解的心情,都会被粗暴地当作“借口”被打断。 “你从来就是说不听”,“你永远都是常有理”,或者“你小小年纪就会顶嘴扯谎”,这样那样的训斥充盈着我的耳朵,这甚至让我感到有些羞耻??我是无比严肃地,真诚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啊。我不是在装可怜也没有丝毫要骗人的意思。也许我还不够成熟,很多道理都不懂,但至少让我把想说的说出来,把我的逻辑和困惑表达出来,从根源上解决我们思想上的矛盾点,以后交流就会容易很多,我也会少犯很多错误,不是吗。 一味地对我的行为横加指责,以绝对的权威凌驾在我之上,这样专制的行为,就是所谓的爱吗?不在乎我的感受,不肯听我的解释,完全凭借主观臆断对我量刑定罪,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那时候的我,每一次遭到误解都在默念那句话。我想,等我以后有了子女,有了爱的人,一定会认真倾听,哪怕他们的说辞多么荒谬可笑多么不可思议,我也会听完他们自己的理由。 后来我的身上也发生了一件荒谬可笑不可思议的事情。 嗯,我的缺点不只是性格暴戾而已,我还有广场恐惧症。 主要表现呢,就是我在搭乘交通工具的时候,甚至是平日出门在外走路的时候,会非常紧张,如果有人同行的话会更加严重。我会身体僵硬,呼吸困难,浑身发热却觉得冷,出虚汗,想上厕所,严重的时候还会急得哭出来。 我怕地铁延误被堵在隧道里,我怕公车停靠的站台太多红绿灯太多导致行进很慢,我怕出租车堵车让我没法下车,我甚至会怕电梯故障困住我所以每次都走楼梯。总之我会害怕一切没办法控制的突发状况,常常需要躲到厕所里平静。或者说,对洗手间有一种依赖,在我能找到洗手间的地方我不会紧张,比如火车和轮船,但是在飞机起飞和降落需要关闭洗手间的时候我还是会紧张,走在不熟悉的街道上也会紧张。 由于自己这样的问题,我很怕给同行的朋友带来麻烦,因为紧张情绪让我没办法在乘坐交通工具的时候自然地跟他们聊天,也怕自己在需要找厕所的时候会延误大家的行程,更怕自己的窘态被看到被嘲笑被嫌弃。 每当第二天要出门的时候,我前一天都会吃得很少很清淡,常常是清汤面或者白粥。第二天一早不吃早餐,需要奔波一天的时候甚至一天都不会吃东西,从最大程度上避免因为紧张而导致肠胃不适需要找厕所的可能。这样一来,我几乎不跟朋友聚餐,需要集体活动的时候也总是独来独往,不会与人同行。渐渐地,我开始避免社交,就连一个人的时候也很少出门,更别说旅游了。曾经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环游世界,做个背包客,至少也要自驾游什么的。而现在,由于缺少正常的户外活动,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变得越来越差。 身边的除了觉得我孤僻或者麻烦的人之外,朋友们大多很迁就我,尽量在我家附近就餐,或者在家里聚会,出行的时候也会和我分开走,虽然这样会浪费时间。只有小白羊会告诉我,你得改变,你得走出阴影,你不可能一辈子这样,你不可能一辈子待在家里哪也不去,你不可能一辈子不交朋友不参加集体活动。 那一次他的语气很凶,至少很严肃。我觉得他跟其他人一样,嫌弃我麻烦,对我没有耐心,根本都不理解我的感受我的痛苦。于是我第二天赌气一声不吭就跑去了别的城市,向他证明我不是想要一辈子待在家里,向他证明我想要改变的决心。晚上九点多才到酒店,他得知我一个人从家里跑出来,很生气地说,“你想让我担心死是吗!” 他一直说要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要大家一起出来玩,要改变我的现状。可是我觉得这样的转折太突然了,我从前连自己出门,和自己的朋友出门都不敢,现在要我和一群人,而且是他的朋友一起,我很害怕会给他丢脸,这样的心理压力会让我更紧张。 于是我们决定循序渐进,先由他单独带我出去玩,然后就有了这次短途旅行。 刚出门的时候天气阴阴的,由于我害怕坐出租车公交车,他便拖着大大的行李箱陪我一路走到了火车站。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山路坡地很多,走了不一会儿就开始下雨,而且越下越大。那天他原本就有些感冒,我很担心他淋雨之后会发烧,嘴上却是笑着说,“作为一个运动狂人白羊男,如果你淋了点小雨就发烧的话,我可是真的会看不起你哟!”他无奈地带上了帽子,继续往前走。 后来搭船靠岸之后,由于我想上厕所,明明一只脚都要踏上列车了,却又跑回候车室的洗手间,然后错过了班车。于是在狂风暴雨的港口,我们又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酒店。明明很心疼他,却又没心没肺地唱着什么“海边出生海里成长”。我可真是个别扭的家伙。不知道他会不会不开心呢。 不过说真的,虽然这么狼狈,我却一点都没有感到不愉快。如果自己遭遇了这样的经历应该会很不爽,但是和他一起就还是能笑着唱起歌来,蹦蹦跳跳地往前走。 后来我因为一些小事跟他闹别扭,黑着脸冷嘲热讽地吃完了整顿饭,然后自顾自地走在雨里,他带着从酒店借来的伞跟在后面帮我遮雨。虽然是出来旅游,这几天我们却只是在住处附近逛了逛,没有坐车去岛上的其他景点,反而是他在安慰我说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再来。 想想觉得很对不起他。如果是和其他任何一个女孩子来玩,就可以随便跳上某辆公车或火车,可以在任何一站下车,像探险一样,可以开开心心地环岛,看风景吃美食照漂亮的相片。这才是旅游,不是吗。可现在只能无数次在各个车站码头公共厕所等我出来,像个老人一样把同一条街走好几遍,顶多站在海边吹吹风。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甚至在回程的飘雨的路上还主动要求从火车站走去宿舍。 我常常问他,你爱不爱我? 他有时会很不耐烦地说,我爱不爱你你还不知道么? 我便无赖地说,我不知道呀。 他说,我不喜欢说这些,这不是靠说的你知道吗,我说得再好有什么用。 我说,不行,既要说,又要做,这样才可以! 他说,你从行动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我说,看不出来呀~! 我可真是个混蛋。 以前我送小白羊去地铁站,十分钟的路程都会觉得紧张。可现在,我和他走到火车站,近一个小时也不会那么害怕。在回来的路上,我都可以跟他一起坐出租车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真的有人可以这样包容我,体谅我,耐心陪伴我。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和别人一起,又坐车,又坐船,去小岛上一起玩。 过去有人说喜欢我说爱我,他们所看到的都是那个能够逗他们开心的,永远精力旺盛的,搞怪的无厘头的活跃气氛的我。他们跟我在一起,觉得轻松,愉快,带我出去玩,一群人都会很嗨。 可是在那背后,这个阴郁的我,孤僻的我,麻烦重重的我,他们便不愿花心思应对了。他们不会理解我的痛苦和困扰,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花费时间来倾听,更不会花费精力来帮我改变。 以前我在日记里说过,“现在的人都很忙,当你拒绝晚餐拒绝电影,也就没有人会继续喜欢你了”。 相信我,没有人比我更懂这句话的含义和它背后的寂寞。 ? 坚持将正能量传递下去,点击右上角,分享!